彬林

嗨🙌
今天天气这么好🎏
不如好好学习啦✨
*因为喜欢国胖
所以迷上cp 介意勿粉👌

真的好喜欢靳东的粉丝风衣(* ˘ ³˘)♡* 隔了好久了还是想出这个的亚克力挂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qwq画的不太好。见谅qwq*应该还有一发凯凯的。但我又不敢下笔了orz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他们qwq

买的lo裙到了  今晚删  下周如果其他东西都到了就发图图(∞*>∀<*艸)

【谭陈|双总裁】我真的不曾爱过你 Ⅵ

|守护|

“谭宗明,放手吧。”时间轴拖回到很多年前,倔强的陈亦度手里紧握着他们结婚的钻戒,继而轻轻地放在谭宗明的办公桌上,“我不过是一个商业间谍罢了,我真的不曾爱过你。”

“可以,你走吧。”坐在转椅上的那个人面无表情,只是盯着陈亦度,眼底渐渐暗了下去。

陈亦度没有帅气的转身,只是低着头,眼眶红红的,谭宗明也不赶他走,低头继续忙自己的事。房间里一片沉寂,只听到钢笔在纸上摩擦的声音。这样的状况直到安迪慌忙的闯入才被打破。

“老谭!不好了!公司……”安迪推开门,她还从来没有这样慌乱过,看到陈亦度的存在才又闭了嘴。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谭宗明起身,理了理西装,镇定地走到安迪面前。

这个时候陈亦度识趣地离开,也成了他们最后的一面。但是陈亦度没有带走他的所有,谭宗明知道,在他那些加班的夜晚,陈亦度走时落下的那一颗泪水正安静地躺在地毯上陪着他。

“TD设计总部那边的眼线传来通知叫您立刻赶回去开董事会。”安迪手里提着公文包,似乎准备好了一切,“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下午两点的飞机。”

“好。”

TD,是他跟陈亦度两个人的心血,从一开始的默默无闻渐渐壮大起来。虽然说是他们两个人的心血,可是更多的时候是由陈亦度来打理。谭宗明是希望能够保住TD的,如果他不去投票,那么正合了对方的意,那些如狼似虎的股东们就要上位了。

他和陈亦度的爱恋就这样被卷进一场商业战争之中,股东当中有人想做大,就必须把陈亦度踢下台,可是作为TD的最大股东兼陈亦度爱人的谭宗明是必然会支持陈亦度的。他们两个之间受尽了挑拨离间,纵然曾经许下了那么多海誓山盟,也在顷刻间化为乌有。只是那些股东没想到,即使是这样,他谭宗明依旧会无条件支持陈亦度。

“大家对于我的话没有意见吧?”只见在董事会办公室的上座坐着一个满脸油光的中年男人,谈话时嘴一张一合,露出了满口黄牙。

“没有没有没有,恭喜了啊王总。”坐在他身旁的那些股东堆起了满脸的笑意。

“喔?恭喜?开董事会难道不需要通知董事长跟现任CEO吗?王总倒是想得挺美的。”

“谭……谭总?您怎么来了?”坐在主席位的王总立马堆起笑脸来,“我看您太忙,不忍打扰了。”

“喔?真是谢王总关心了。”

“也没有重要的事情了,散会吧散会吧。”王总看见谭宗明那副皮肉不笑的样子万分惶恐,立马起身让座。

“我还没着急呢,王总倒是一副把控全局的样子了。”谭宗明挑挑眉头,看着那个比自己矮了半截的胖子。

“哎呦我的谭总啊,您就别调笑我了。”王总不过就是个暴发户,没什么见识,听谭宗明的话他真是要吓破了胆了。惹了谭宗明可不是什么好事,自己轻易的就能被谭宗明找个理由关到监狱里去,何况自己真有点啥。

“呵。”

♪*:*♪*:*♪*:*♪*:*♪*:*♪*:*♪*:*♪*:*♪

“你知道他的公司现在面临什么状况吗?”桌子对面的人发出一声冷笑,“资金周转困难,某些有心人可怕是会乘机打劫了。”

“你!”陈亦度当时跟着谭宗明,只管设计,公司事务都是谭宗明管着,他对这些一概不知,只知道他的老谭危险了。

“只要你对谭宗明说自己是商业间谍,离开他,一切自然好说。”

“真的吗?”陈亦度双手紧紧抓着椅子,身体微微倾向前方。那个时候他本就不是冷静之人,加之事关谭宗明,他也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了。

“对,签下这份合同,离开他。”

“好,但你要说到做到。”陈亦度接过合同,草草签完字,“王先生可以走了。”

“明天下午飞机。”说完那人也转身离开。

陈亦度一直相信着谭宗明,即使有人告诉他谭宗明瞒着他用TD来抵晟煊的资金,告诉他谭宗明根本不在乎TD,他也信着,信着谭宗明是有苦衷的。只是到了今天,他的坚强都已经碎裂,他只想找个地方,重新开始。

商战描写真的非常烂啊(ノ)'ω`(ヾ)

上一次的那篇捶胸实在是ooc了  自己都不想看

锁了   有点卡文了

【谭陈|双总裁】我真的不曾爱过你 Ⅳ

度度这个心机boy
不能算ooc吧毕竟是被伤害了的度度:)

|苦肉计|

“老谭,我先去一下厕所。你先吃吧。”陈亦度向坐在对面的谭宗明眨眨眼,也不等对方答复就起身去了厕所。

“安排好了吗?”

“度,你确定要这样做吗?”厉薇薇十分不安。

“不用担心。”

“有必要……吗?”嘟嘟嘟……不等厉微微问完陈亦度的电话就挂下了。

陈亦度打电话的同时,谭宗明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安迪的。

“老谭,我暂时没查到陈亦度有什么异常。但是今天无意中发现三年前他出了车祸,不过当时有人救了他,似乎没什么大碍了。当时车祸地点很是偏僻,被人救的机率是比较小的,能活着也是天意啊。”安迪说的天意,指的是谭宗明和陈亦度两个人还能重逢是缘分。

“是谁救的?”谭宗明皱了皱眉头,不是为陈亦度心疼而皱的眉头,是奇怪怎么会有人那么刚好救了他。

安迪的话让谭宗明猛然想起这次车祸他曾有听闻 。
但苦于当时还恨着,而且公司资金周转遇到困难就没有出手制止。

“据说现在跟陈亦度有所联系。”

车祸地点偏僻,却又被人救起,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么就是刻意为之了。如此对那个人有什么好处吗?毕竟陈亦度当年已经是身无分文了。难不成是美色?或者……潜在利益?我……?
谭宗明陷入了沉思。

“老谭?怎么了?东西不好吃吗?”陈亦度接完电话回来了。

“亦度……你……”谭宗明欲言又止,“我在想等下要去哪里呢。”谭宗明觉得吧,既然不知道陈亦度在搞什么鬼,又不清楚对方潜在身份,那就先顺着他的意好了。

“去公园逛逛怎么样?以前的那个。”

“好,全都听你的。”谭宗明低头吻了吻陈亦度光洁如月的额头。

✼ •• ┈┈┈┈┈┈ •• ✼

“你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对面拿车。”谭宗明走过马路,却没看见陈亦度眼底的哀伤。

灯变红了,谭宗明没注意,刚走出去几步,突然就有一辆车冲过来。

“老谭!!!”陈亦度适时地冲上去,推开了谭宗明。

一时间,谭宗明听不见任何声音,陈亦度被撞的刹那在他脑海里不断重复着。

“让一让!让一让!”警察正有序地维护着秩序。

“你好!你好!请问你是伤者的家属吗?”医护人员扶谭宗明起身,但对方没有一点回应,“请你回答我!这位伤者需要手术!”

“是,我是他的家属。”医护人员吼了很久,谭宗明才回过神来。他跟着上了救护车,看见陈亦度躺在车里,医生在为他做着紧急治疗。谭宗明蜷缩在角落里,脸埋进了双手间,他没有哭,只是想起安迪的话了。三年前,陈亦度也是这样吗,当初有人刻意为之,可怕是比这要更惨,还好,还好有人救了他。

“送到第一医院。”谭宗明终于还是冷静下来了,看了下路段,离第一医院近,而且是凌远在的地方,他比较安心。

谭宗明坐在手术室的门口,他很紧张,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但是他必须冷静下来,被撞的人不是普通人,是一家知名公司的总裁,他必须帮陈亦度压下消息,否则后果严重。他还要联系厉薇薇,派人追查逃窜的肇事者,晚一点还得去警察局录口供。

“呼——”谭宗明伸了个懒腰,只见医生推着病床从手术室里走出来。谭宗明赶忙起身,电脑摔落在了地上他也不顾,直到看见陈亦度的脸没有被盖住,他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止痛泵,麻药过后病人会逐渐感到疼痛,按一下这里就可以了。”医生安排好了其他事情也就离开,留给两个人独处的时间。

“老谭?”过了很久,陈亦度醒了,“我睡了多久啊?”

“4个小时50分钟。口渴吗?来,给你沾点水。”谭宗明拿起床头的棉签,沾了沾杯子里的水,轻点在陈亦度的嘴唇上。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公司……”

“都给你安排好了,有厉微微在呢,不用担心。”谭宗明握住陈亦度的手,叹了口气,“下次别这么莽撞了,我会担心的。”

“这不是有你吗?嘿嘿。”陈亦度不好意思的笑笑,“更何况之前……”

“之前什么?”谭宗明知道他在说什么。

“没有,我这不都没事了吗~别担心了。”

“好。以后有我,一直带在我身边,好吗?”谭宗明握着陈亦度的手紧了紧。

“我之前不是都说过了嘛……”陈亦度低下了头,他有些许愧疚。但在谭宗明看来,陈亦度在害羞。谭宗明身子往前探了探,亲上了陈亦度的嘴唇,轻轻地,温柔地。

“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陈亦度小小声说。

深夜

“撕……”麻药过去了,陈亦度只得忍受手术后的疼痛。睡不着觉,往事就涌上了心头,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睡着的谭宗明,他落下了眼泪,也不知道是疼,还是怀念。陈亦度伸出手,轻轻抚平了谭宗明紧皱的眉头。

“亦度,怎么了?疼了吗?”谭宗明有所察觉,握住了陈亦度的手,抬起头看他,见的是满脸的泪水。

“老谭……”

“嗯?”

“对不起。”

假广告:

吃面就吃度度牌老谭酸菜牛肉面!

*本来想明天更的  反正现在深夜  也算明天啦

*lo主住宿且高二  5号返校之后就没啥时间了
这几天争取多屯点文  开学后就改为周更2章

【高亮】虽然谭陈算是衍生中的半冷门

但给我点建议好不呀呀qwq  我很方的  真的

觉得场景转换太生硬了  感情戏完全不到位 

完全没有那种看了之后心肌梗塞的感觉:)

那个版权声明今天好奇按了按  然后没法取消了

√了一个看起来比较正常的  嗯

【谭陈|双总裁】我真的不曾爱过你 Ⅲ

|往事|

草木和人心并没有不同
各自有善意和恶念争雄

恶的势力倘若占了上风
死便会蛀蚀进它的心中

不知不觉,谭宗明面前的烟灰缸已经满了,小小一只。曾经被闲置了很久的烟灰缸,沉淀了多年的故事。

“谭宗明!你怎么又在这里吸烟!不是说了吸烟对身体不好了吗!”一个身影闪到谭宗明面前,快速地抽走了他手里的烟。那时候的陈亦度还不是陈亦度,他在外面装成一副很淡漠能干的样子,回到家了却只会跟谭宗明撒娇。谭宗明为此事还调笑过他一番,说是让媒体知道了,指不定要翻了天啊。

“亦度……”谭宗明扯过陈亦度的手,让对方跌落在自己怀里。

“老谭,最近公司有什么麻烦事吗?”陈亦度很是担忧,但心里知道,就算有,谭宗明也是不会透露任何消息的。

“没有,只是我在想啊。我的度度什么时候可以跟我结为连理呢?”谭宗明笑了笑,抚上了陈亦度的头,顺了顺毛。

“哼,日子长着呢!”

……

谭宗明的手覆在了陈亦度的手上,头准备靠上陈亦度的肩,想要好好睡一觉。

“哎呦!”谁知谭宗明刚想靠上去,头就落了空,陈亦度根本就没有坐在他的大腿上,听他说他们要结为连理的情话。

“走了吗?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这些照片真是精彩了。我都不知道谭宗明居然还有这么多奢望。不过说到底,是我的戏演得太好了对不对?”陈亦度笑了笑,转头看向了厉微微,又一脸期待,似乎等待着夸奖。

那是谭宗明四年来的照片。

握着“陈亦度”的手走过马龙

把吃了一口的雪糕递给“陈亦度”

直到雪糕渐渐融化

直到谭宗明回过神来

发现陈亦度已经不在了

只留下他独自在街头痛哭流涕

“仿佛当年受伤的人是他一样。是吗,微微?”陈亦度把照片一张张放进碎纸机里,静静地看着它们变成碎纸,眼里竟没有泛起任何波澜。

“度。”

“嘘,不要说任何同情的话,没有人需要。”这样的话,丢进碎纸机就好了。

四年前,是谭宗明先骗了他,但也是他骗了谭宗明,导致谭宗明亲手推开了他。是他让谭宗明以为他是商业间谍,一切只不过是为了骗谭宗明,所以才贴上身来,拿自己的身体交换一切。但他也给了提示,只要谭宗明愿意查,就一定能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没有,谭宗明再也不相信陈亦度了。只是冷着脸,盯着陈亦度,看着陈亦度的泪水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看着陈亦度转身离开。

曾经谭宗明说过  陈亦度的泪水是珍珠

如今陈亦度明白  谭宗明根本不需珍珠

那一颗颗的眼泪不过是尘埃

两个骄傲的人啊,走不到一起

两个固执的人啊,谁也不低头

陈亦度的归来不是为了复仇的,更加不是为了挽回这段可笑的恋情的,他这次,是真的来做商业间谍的。为了那个人,他将不惜一切代价。



“老谭,今晚有空吃饭吗?老地方。”

“我来接你吧。”

“好的~”陈亦度似乎很开心,语气都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开头四句引了莎翁书里的话

*两个人互相猜忌的话怎么谈恋爱啦w

【谭陈|双总裁】我真的不曾爱过你 Ⅱ

|今天送上一只假度度 ✧(≖ ◡ ≖✿)|

|人情|

“走开,你挡住光线了,不要命了吗。”很显然谭宗明还没有从陈亦度的情史中缓过劲来。

“你确定让我走吗?谭总。”

“亦……陈总?你怎么来了?安迪!?”谭宗明一抬头就看见了陈亦度张狂的笑脸。

“我来看看谭总日子过得是否舒心啊~不过看来是不太舒心了。”

“你来干什么。”一旦谭宗明遇见陈亦度,他就会乱了方寸,只能强忍着压住自己那不明不白的感情,表现出冷静。他知道,谁乱了阵脚,谁就是输家,而他谭宗明,这辈子都没输过。他想,陈亦度这里,也不能例外。

“让你有机会还我的人情啊,老谭。”陈亦度像变了个人一样,把他似乎该有的表情都表露了出来。似乎他跟谭宗明很熟,似乎他们之间还在那段亲密无间的时候。

“既然是来谈条件的,就认真点。”谭宗明冷了脸,但其实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陈亦度在做什么。

“游乐园开建了吗?”陈亦度也不在乎对方的冷脸,依旧摆出一副笑脸。游乐园的建设地点就是之前他让出的那块地。没有什么太大商业价值,但是是陈亦度从小长大的地方,是他们之间的约定。

“在建了。”

“摩天轮呢?”

“还有一个星期完工。”

“那么,陪我去吧,就算还我人情了。”

“就这么简单?”谭宗明这下子真的不明白陈亦度在做什么了,一下子冷淡,一下子又说要一起去摩天轮。但他隐隐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似乎还有什么。

“我在你眼中什么时候这么复杂啦?老谭,我就是想坐坐,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了吧。”

“好。”

|一个星期后/摩天轮上|

“老谭。”

“嗯?”

两个人并排坐在一起,摩天轮缓缓转动。

“听说,两个相恋的人,在摩天轮最高点相吻,就能一辈子在一起。老谭,你还爱我吧?”陈亦度转头看向谭宗明,一脸认真。

谭宗明听他这样问,更加糊涂了,不过他毫不犹豫,亲了上去。

“你的人情,似乎,还要还很久了。”

“一辈子吧。”

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看着太阳渐渐落下去。随之,谭宗明的心也渐渐沉下去了,他嘴上虽然一时冲动答应了,但是他的心却不这样想。不过他确实太久身边没人,弄一个熟悉的,自己似乎还爱着的,比外面那些姚艳贱货要好得许多。

“最近收购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谭宗明翘着二郎腿,正靠在沙发上看今天的报纸。

“不太顺利,对方似乎在临死挣扎,死吊着价不放手。之前还一口答应下来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脸,估计有人搞鬼。”安迪也没客气,知道谭宗明有话要说就坐下来了。

“既然有人搞鬼,那就去查。”谭宗明并不在乎这一点小小的收购案,只不过是个小的上市公司,吞掉简直易如反掌。

“在查了,不过怎么都查不到,但这小小的公司也不可能有这个胆。”

“既然正的不行就来点阴的,速速解决。不过我还有点别的事要你帮忙。”

“什么事?这么严肃。”

“帮我查查陈亦度最近几年的工作情况。”

“上次不是查过了吗?”

“我看过了,资料非常完美没有任何破绽。但是这更加让人奇怪。陈亦度回来,非但没表现出一副想要复仇的样子,还表态想要复合。”

“那不是好事吗?毕竟……”话音刚落,谭宗明就抬起头瞪了安迪一眼,“好啦好啦,我这就去办。”

|陈亦度办公室|

“陈总,那边安排好了。下午他们就会收手。”

“好,不错。这次不过是一个小坎,谭宗明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但是一剂预防针也是很有必要的。”陈亦度望向街道,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那些情意绵绵的情侣,不免冷笑一声。

“谭宗明不是个简单角色,陈总不要看轻了,属下先退下了。”

“哼。”谭宗明是个什么角色,陈亦度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就是他手把手把自己扶植起来的。陈亦度自然不会傻到相信谭宗明已经相信了他,想要骗到敌人,就必须演好每一场戏。台前要演好,台后工作更要做好。

“谭总,这是您的东西。”秘书敲了敲门,递给了谭宗明一个用蓝色布包裹着的盒子。

“放下吧。”谭宗明埋头继续看文案,没有理会那个包裹。

“谭总,您该吃午饭了。”今天秘书相当奇怪,从前从未有过这样贴心的话语的。

谭宗明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嫌秘书多管闲事。他又看看表,1点了,确实他该吃午饭了。以前这个时候都是陈亦度打电话来催他吃饭的,现如今没有了,他吃饭的时间也就越拖越晚了。谭宗明叹了口气,起身打算去公司的食堂随便吃点。

等他吃完午饭转身回来,就看见办公桌上一个蓝色的包裹,孤零零的。

“朱秘书,这是谁给我的?”谭宗明走向了他的办公桌,准备拆开包裹。

“我也不知道,是一个黑衣人送过来的。送来挺久了。11点半就送来了。”

“噢?11点半吗?”谭宗明解开上面的蝴蝶结,露出来的是一个原木日式饭盒,里面装着的是寿司,其中玉子寿司占了很大一部分,那是谭宗明最喜欢吃的。

“这家伙。”谭宗明坐下来,勉强又吃了几口寿司,又小心翼翼地包起来,准备留着晚上吃。嘴角不自觉的翘起,陷入了沉思。

一套复一套  套路何其多🤔

并不顺口🐒


【谭陈|双总裁】我真的不曾爱过你 Ⅰ

|再遇|

“谭总,这个案子有点麻烦了。”安迪皱着眉,望着那个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是他吗。”他这样问,一个陈述句,他太熟悉了,这样的风格,这样的手段。

“是,他回来了。”

四年了,他终于回来了。谭宗明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终于踏着一路的血,杀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怀着的是仇恨吧。
谭宗明叹了口气,转过身向安迪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

“谭总,阔别多日,好久不见。”陈亦度插着口袋,面带微笑,向谭宗明走去。

“多日吗?好久不见,亦度。”谭宗明早早就看见了正在应酬的他的度,盯了许久,倒没想到对方会来打招呼。

“不如聊聊最近的案子吧。”

“好,度总请。”谭宗明愣了神,但很快又回到了工作状态,抬了抬下巴,示意陈亦度坐下。

“谭总以为那块地可以有多少利用价值?”

“哦?”谭宗明没想到他会抛出这样的问题。这块地确实没有什么商业价值,不过是当初他们的约定罢了。之前政府一直不肯划出来,谭宗明一直私下做工作,好不容易说要划出来了吧,却说要给别人。

“我看实在是没有价值的。”陈亦度挑挑眉,笑了。

“那不如让给我,成人之美嘛。”谭宗明也不上当,这个圈套当初是他教给陈亦度的。

“免了吧,不过……”其实陈亦度根本就没想要这块地,谭宗明所想的圈套,不过是圈套之中的圈套罢了。

“听起来度总似乎想到了解决方案?”

那块地之所以政府一直不划出来,只是因为陈亦度在政府担任要员的哥哥帮忙压着罢了。最近说要划出来,也是全听了陈亦度的话。之前谭宗明做的努力,也全然是白费的。

“我还没有这么小气。不过一块地罢了,送给谭总,做小小的人情也可以。”陈亦度往沙发靠了靠,举酒示意。

“噢?听起来不错,那我就欠下这个情吧。”谭宗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亦度其实对这块地丝毫没有意思,不过是为了玩玩他罢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也举起了酒杯。

“那我先走了。”陈亦度欠了欠身,转身就准备走了。

“亦度,四年了,你还好吗?”谭宗明反应快,一下子抓住了陈亦度的手腕。

“松手。今天第二次了,‘亦度’是你叫的吗?”昏暗的酒吧里,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谭宗明估计那已经是很难看了。

“抱歉,我只是担心你。”

“担心吗?这种游戏,恕不奉陪。”

陈亦度潇洒离开,只留下谭宗明一脸苦笑,和一地的酒瓶。

|政府办公厅|

“度总,事情办得怎么样啊?”明诚一副很恭维陈亦度的样子。

“就知道戏谑我,不过这次谢谢你了,哥。”陈亦度理了理衣服,没等邀请就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看来是上钩了咯?”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身体往前靠了靠,撑在桌子上。

“算是吧。”陈亦度向对方笑笑。

“真是煞费苦心。”

“你可别把事情透露出去了。特别是……”陈亦度没接明诚的话。

“封口费呢。”

“新设计的收成三七开,按一个季度算。”陈亦度抿了抿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封口费了,天都知道他的设计有多值钱。

“成!”

†:.。.:+゚+:.。.:†:.。.:+゚+:.。.:†:.。.:+゚+:.。.:† 

“安迪,查到了吗?”

“查到了。”安迪把手里的文件放到谭宗明面前,看了看对方的神情,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四年,换了三个女朋友吗?跟两个男的有暧昧关系?谭宗明紧捏着手里的纸。

其实他忽略了其他的。四年,陈亦度重新白手起家,建立了DU集团,比起从前,他的事业更加庞大了。但他几乎没有在国内有过任何交易,只是有少量的大订单,但也只有时尚圈里的人才知道。

对于他们这样身份的人来说,四年三个女朋友,两个暧昧对象,根本算不上什么。但谭宗明俨然忘了这一点,只顾着气了。

“这几个女的有什么好看的?陈亦度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了。”

“噢?谭总是在吃醋吗?”有一个人撑在了谭宗明的办公桌上,遮住了光线。

「注明」

一定!一定保证HE💞!
没有大纲,写哪算哪🙈



















【鸡笋】 喂,把那公仔还给我!完结篇

——大白鲸暂时保管所

【圈地自萌】

★大概是鸡笋吧  吧唧吧唧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 ´•灬•`)
★也不知道是长是短  总之先试试
☆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OOC都是我的锅

吻完了  没有车

我很纠结情节走向啊

“杨哥,你脸怎么这么红啊盒盒盒盒”傅园慧捂着嘴偷笑,又偷偷瞄一瞄孙杨身后的张继科,“咳咳你俩刚刚干啥了啊。”

“没,没干什么啦!”孙杨低着头迈开腿就快步往前走,“我,我去训练了。”

“啵了。”张继科朝傅园慧笑笑,然后一脸宠溺的望着走远的孙杨。

“你喜欢他。”

“嗯,我喜欢他。”喜欢的话就这样流露出来,传进孙杨的耳朵里,“吻他的时候突然发现的。”

“他怎么能说得这么轻松呢。”孙杨心里想着,脚下走得更快了。

“孙杨!你给我站住,你可不能下水!再下水以后都别想再上战场了!”教练从游泳馆的另一边吹着哨子,警告孙杨。

“呜呜你们都欺负我。”大只的孙杨蹲下来就揉眼睛,眼眶红起来,大颗的眼泪就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张继科走过去,笑着也蹲下来,凑过去舔了舔孙杨的眼泪,“呜呜呜你别舔是咸的,都不甜,不好吃。”孙杨哭的更厉害了。

“怎么就哭了呢,我的小哭包。”张继科把孙杨圈在怀里,“是吻得不够才哭的吗~”

“才不是呢!你太坏了!我只喜欢我的大白鲸!”孙杨试图用手推开张继科,可是对方却搂得更紧了。

“嗯,我也只喜欢大白鲸。”

“呜呜呜你过分!你不是喜欢我吗呜呜呜!你都不喜欢我了!”

“你就是我的大白鲸呀,小哭包。”

“我嗝……才不是呢嗝……”孙杨的头埋在膝盖里,嘴角偷偷的,趁人不注意的,瞧瞧的上扬了。

“所以呀,以后呢,我可爱的大白鲸要常常来我怀里游一圈,要常常在我心上蹭一蹭,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你又不是嗝……大白鲸嗝……保管所嗝……”张继科把孙杨的头捧起来,就这样望着他。

“现在不是,以后就是了,好不好?”

“嗝,好,你说好的,也不能丢掉我。”

“听说……”

“嗯?”孙杨凑过去听。

“如果是相爱的人互吻,就不会再打嗝了。”张继科也凑过去,对着孙杨的唇就是一顿乱啃,接着又是一段缠绵,唇齿间的气味互相传递着。

呼吸一次

是相互对视

呼吸两次

是我喜欢你

呼吸三次

是我很爱你

呼吸四次

是缠绵悱恻

呼吸五次

是过一辈子

“张继科。”

“我在。”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爱你。”

孙杨

我爱你   无关性别的

爱你爱的莫名其妙

只是

醒来时

觉得甚是爱你

张继科

我爱你   无关男女

爱你爱的调皮捣蛋

只是

我渴望和你打架

也渴望抱抱你

♪*:*♪*:*♪*:*♪*:*♪*:*♪*:*♪*:*♪*:*♪

唠叨

最后引用朱生豪情书里的话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我渴望和你打架   也渴望抱抱你

就这样完结了

好像有点烂尾

会写番外的    不定期




【鸡笋】 喂,把那公仔还给我!

(有点糖  有点哀伤  那是淡淡的幸福啊♡)
非正文 非番外 一个空灵对话

——秘密不公开  但只有你知道

孙杨

我有一个秘密

大白鲸其实不是我夹的

是我偷偷去买的

张继科

我有一个秘密

从我看见你满身大汗

就知道那白鲸来路不明了

孙杨

我有一个秘密

我觉得你游泳的时候

就像一条鱼

张继科

我有一个秘密

我觉得你打球的时候

就像一只猛虎

孙杨

你啊就像一条鱼

游呀游

游进我心里

张继科

你呢就像一只猛虎

吼呀吼

hold住了我

孙杨

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因为那正是我想说的


可是

孙杨

有些时候由不得自己

是啊

张继科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啊

别出声

就这样也很幸福


孙杨

我在呢

你在哪里

我不是在你心里吗

张继科

我在

我想见你

我不正在你心里吗

孙杨

张继科

我喜欢你

不知道有多喜欢

反正先这么喜欢着

或许有一条

你(我)能牵起我(你)的手

然后

轻轻的对我(你)说

嫁给(娶)我吧

然后我说

勉强答应你

然后你笑着

给我一个吻

到天荒地老

日转星移

也不会分开

✼ •• ┈┈┈┈┈┈ •• ✼

关于我的垃圾儿文w

第一次写文
不是太适应

而且我写东西几乎都是悲伤
人之性格所致吧嘻嘻

希望能写的活泼一点

所以文章两个风格有点拧
和尴尬。。。

我会好好调整嗒!
抱歉前期看的小伙伴
看到的别扭文儿~

然后开学真的是一周末更新吧ww
大家也忙~
争取快快完结啦!
比心w





















【鸡笋】 喂,把那公仔还给我!Ⅳ

——我不在乎奖牌 我只在乎你

【圈地自萌】
★大概是鸡笋吧  吧唧吧唧
☆第一次写文  小学生文笔  ( ´•灬•`)
★也不知道是长是短  总之先试试
☆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OOC都是我的锅

自从那次尴尬又糟糕的联谊之后,张继科跟孙杨就没有再联系过了,两个人都是国家队的主心骨,比起别人更加是要繁忙。何况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项目的,更加难以碰面了。

“继科,你在看什么呢?”马龙肩上搭着毛巾,坐到张继科的旁边。

“没什么,刷微博呢。”手机的主人很自然的把手机往自己方向靠了靠,似乎在看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噢。”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很久,可能有一刻钟吧,马龙感觉很尴尬,从未有过的尴尬。

“你知道孙杨吗?”许久之后张继科抬起头来问。

“啊——孙杨?”马龙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沉默了一下,“上次那个把你丢到水里的大个子吗?我听说他最近好像又拿了什么奖。”

“什么奖?”张继科从沙发里端坐起来。

“可能是400米自吧?不是很清楚,听人说他前段时间受伤了,没法游1500了暂时。”

“受伤吗?”随之又是一段沉默,张继科继续刷着手机,只是里面的文字像是故意调皮捣蛋一样在屏幕上到处跑,他再也看不进去什么段子,心莫名的揪了起来。

♪*:*♪*:*♪*:*♪*:*♪*:*♪*:*♪*:*♪*:*♪

“杨哥,你还好吗?”宁泽涛浮在水面,看着那个乖乖坐在水边踢水的孙杨。

“还好,就是想偷会懒~”孙杨朝宁泽涛笑笑。

“噢,那你好好休息吧。”宁泽涛心里清楚,孙杨是个恨不得做梦都在游泳训练的人儿,别看他爱哭,可是到了游泳这里,是拼了命也要做好的,怎么舍得偷懒浪费时间呢。但是也没办法,教练勒令不让他下水,只能看着。

“1500,1500。”孙杨低着头,小声说着,用没有人听得见的声音,控诉着他内心的痛苦。

“孙杨孙杨!你看看!我把大白鲸带来啦!”傅园慧实在是看不下孙杨这消沉的模样了,扯起2米的大白鲸就往孙杨身边走。

“诶,你注意点,别拖着它,磨坏了怎么办。”孙杨听见声音就转过头看,“不过我今天要休息,借给你玩玩啦,好好照顾它噢。”

“我才不玩勒!给你!我要训练了!胆小鬼!”傅园慧也生闷气,她看不见平时的孙杨,自己也觉得不开心。可是激将法没用啊,反倒让孙杨哽咽起来了。

“教练,我回宿舍了。也不等教练答复,他就拖着大白鲸往宿舍楼走了。

✼ •• ┈┈┈┈┈┈ •• ✼

“继科哥,你有没有空啊,过来看看孙杨吧?”宁泽涛悄悄打了个电话,他也说不准张继科能不能安慰到孙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非打这个电话不可。

“怎么了?”

“他受伤了,心灵跟肉体上的。”

“好。”张继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上又是一揪,说不出的难受,一直祈祷只是假消息,却被坐实了。他几乎是飞奔着就往游泳馆跑,路上糊里糊涂又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张继科慌了,彻底慌了,连是受了什么伤也没问,就胡乱买了药。

“孙杨!你个臭小子给我出来!上次的仇我还没报呢!你敢给我受伤!?”张继科到了游泳馆就吼,也不怕吼出领导,毕竟是日天日地日孙杨的藏獒啊,什么也不怕,但就是怕那个人,那个以后在他心尖儿上的孙杨。

“我在这里呢!张继科!”孙杨从宿舍阳台探出头来,也吼了一句,挥了挥手。

♪*:*♪*:*♪*:*♪*:*♪*:*♪*:*♪*:*♪*:*♪

“听说你受伤了?”张继科看见孙杨,瞬间又冷静下来了,突然对自己一下子就到了孙杨宿舍这件事有点懵,怎么想也没想就跑来了?

“没事,我还好啦~你怎么还带东西来啦?快让我看看~是不是好吃的?我还可以分给包子跟傅爷呢~”孙杨看见了张继科藏在身后的塑料袋,伸手就要拿过来,“啊,怎么是药啊,谁生病啦?”

“你就不能注意点自己的身体吗?吃吃吃?还有空关心别人生病?”张继科有点恼火,这家伙是不是傻?

“我——唔”张继科一伸手就又把孙杨堵在墙边上,“你干嘛呢!快放开我。”

孙杨一晃手上的袋子就掉到了地上,那不知道是治疗哪个傻子的药就全掉出来了。

“袋子掉啦,我给拾一拾。”孙杨太高大了,一下子就能推开张继科,然后就蹲在地上收拾那些药,“阿司匹林?感冒灵颗粒?霍正香口服液?舒心宁片?田七痛经胶囊??是谁得了这么多病?”

“买给你的。”

“不是,其他还好说,痛经胶囊是个什么鬼?还是给我的?我一大老爷们???”孙杨一脸吃了屎的样子望着张继科,“你确定不是给你女朋友的?”

“太急了,没多想,胡乱抓的,你凑合凑合吃吧。”张继科插着口袋,一脸拽气。

“嘿?痛经药你让我凑合吃?你是不是想怼我啊?当我傻呢!”孙杨猛地靠进张继科,两个人的脸之间大概就只隔了5厘米,“还是说,你没交过女朋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没交过女朋友??”孙杨笑翻在沙发上,全然读不懂空气里微妙的气氛——来自张继科的暧昧的气氛。

“谁说我没交过女朋友的?”张继科把孙杨按在沙发的角落,低下头来看笑得正欢的孙杨,然后,然后就吻上去了。

不多,不少,蜻蜓点水,吻上去了。

“看见你这副样子,我就安心了。以后游泳触壁注意点,别伤着手了。金牌什么的对我来说都是不重要的,我只在乎你。”此时张继科的眼里的深情化成了一滩春水,在孙杨心里荡漾着。

“你该还我初吻,孙杨。”然后张继科又吻了下去,是那么长那么长,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

♪*:*♪*:*♪*:*♪*:*♪*:*♪*:*♪*:*♪*:*♪

日常废话

爱情来的太快 就像龙卷风
你从来不知道 在哪里开始
又在哪里结束

我真的很想让继科情话满分
可是我是条单身~狗儿~

关于最后张继科说的触壁梗
是现实中的~其他都是乱凑
大家应该都知道♡就不多扯
啦~

洗个澡敷面膜去明天要开学
了ʕु-̫͡-ʔु”♬ 愉快

ps.手机码字,我也不知道文有多长XD